選修課書法鑒賞到今晚已經上了三次課,第一次和第二次老師都是感冒的,很想不明白。今晚的課,人只去了大概四分之一,老師也是心胸曠達的人,說今天就來 了大概五分之一四分之一不到,我又感冒得很嚴重,今天上到八點鍾就下課吧(正常是八點四十五分)。我一聽樂了,這老師也是夠讓學生省心的:前兩次課也是八點半之前下課的,給我省了不少時間。而且也不打算阻止學生逃課早退——?「期 末論文是從網上原文抄下一字不改的及格與八十五分之間,在裡面加上幾十字自己看法的九十五分,畢竟這個時代是個快節奏的時代,要學生去寫這種要很靜下心的 文章是不符合時代特色的」。然後就開始講課了,這回說蘇東坡的書法。蘇東坡其實是胖子,這是我上學期的選修課唐宋詞老師告訴我的。不過這胖子的確很有才, 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都是數一數二。我挺喜歡的蘇東坡的一首詞——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問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胖子好吃,還發明了東坡肉。佛學方面也有成就,與和尚佛印是好友。下圍棋,有個「东坡棋」的招數。
書法寫了天下第三行書「寒食帖」。引用中國古人的評價就是:不知再過多少百年,才能再出一個這樣的人才。算了,我還是景仰一下就行了。
  其實這老師挺好的,
雖 然他講課很爛(聽了那麼多年那麼多老師的課,這一點還是分得清的),比較有印象的是他的板書不是理所當然中的那樣好看,而且經常寫成繁體字或者寫不出問我 們沒寫錯吧。第一次我是不解的,寫書法的人怎麼寫得這麼不好看呢,難道是外強中乾?後來看了他講解小篆,行草,在黑板上正經寫出的一些字,徹底打消疑慮 了。道理跟我自己平常在紙上寫寫畫畫都是很隨意的一樣道理,我這不寫書法的人都講究隨意自然,何況在書法上還真是有這條要求的。練書法的人還有一個重要要 求就是為人品行要好,知識修養要好,做到「腹有詩書氣自華」才能在隨意之間寫出好字,否則前面的那條隨意自然的要求是白搭——所以鍾某我到現在還是個亂畫 而不是書法家。個人品行這方面實在課題太大,一個人修身之路是無窮的。
  這老師在論文要求上這麼低的原因——「今天見到來上課的你們我理應高 興,但其實在我心裡你們讀着理工專業的來選修這書法鑒賞是不務正業的表現,我不希望你們在這方面過深去研究,畢竟術業有專攻。當然了,有個非常不務正業的 學生實在對書法很有興趣最後考書法研究生去了,主賓倒換成了很務正業的人」。
  估計這課程一結束,書法就跟我無緣了。但現如今也沒見得我在專業方面有下力,還停留在什麼都好什麼都差的階段,那就在書法這一方面開始結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nejack 的頭像
gonejack

Jack小屋

gone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